• 服務熱線

    024-31070491

  •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8:30-17:00)

民商案例

首頁 > 迅馳案例 > 民商案例

遼寧**公司與趙**服務合同糾紛案

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沈中民三終字第01100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陽市沈河區。

法定代表人:詹濤,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金海華,遼寧迅馳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趙威,男,1978年3月17日出生,漢族,住沈陽市于洪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魏柏俠,女,1963年4月8日出生,漢族,住沈陽市沈河區。

上訴人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因與被上訴人魏柏俠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2015)沈河民三初字第78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由審判員曹巖擔任審判長,與審判員張維佳、代理審判員李曉穎參加評議的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魏柏俠在原審法院訴稱,我為了店內防范安全與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于2014年8月26日簽訂合同一份,在2015年3月1日早6時多我來上班發現我店卷簾門和房門被撬開,兩臺收款機不見了,防報器被砸壞,收款機中備用現金人民幣3,000余元和幾條香煙。當時我通知了西科姆公司并報警,事隔一月之余。我多次與西科姆公司聯系給予賠償的問題。在3月13日該公司趙威來我店答復給我修卷簾門的費用和1或3個月的免除服務費。為此我認為該公司不信守合同,對此事更沒負責任的態度,為此我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兩臺收銀機價值人民幣11,600元;被告賠償收銀機前后臺軟件費兩套人民幣1,200元;被告賠償被盜香煙3條(玉溪、云煙、人民大會堂各一條)價值人民幣440元;誤工損失費人民幣1,000元;被告承擔維修卷簾門費用人民幣200元;被告承擔訴訟費。

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在原審法院辯稱,原告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依據,被告依據合同約定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原、被告是2014年9月17日簽訂的合同,被告為原告的保利心語店超市提供安全防范服務,使用的是原告25529122電話的共用線路來接收報警信號,合同第一章第六條第三款約定由于通信線路或通信公司等其他原因所引起的線路損壞被告不承擔責任,在本案中是由于原告的電話欠費停機,導致信號不能傳送到被告處,而導致發生被盜事件,因為我們這沒有信號,所以在整個事件中我們沒有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原告魏柏俠系華倉超市保利心語店經營者。2014年9月17日原告(甲方)與被告(乙方)簽訂《合同》一份,約定:被告給原告提供持鑰匙和緊急對應服務,使用一般共用電話線路,提供服務時間為原告營業日24:00-6:00,原告非營業日時為全天24小時服務。合同第一章提供服務的條件:1、乙方在合同對象建筑物內安裝報警設備,并在乙方的控制中心內安裝監控設備,自動顯示該報警自動或經甲方操作所傳來的信號。2、乙方在提供服務時間內,通過上一項規定的顯示裝置,無間斷地監控合同對象建筑物有無異常。2、緊急聯絡人和電話1、甲方在本合同中確定2-3名緊急聯絡人,表明聯絡的優先順序,并保證緊急聯絡人在乙方提供服務的時間內聯絡方式暢通。乙方按約定的人員名單和優先順序提供服務,因非乙方原因導致無法正常與甲方緊急聯絡人取得及時聯系,乙方不承擔違約責任。5、賠償1、乙方在按照本合同開展業務的過程中,由于乙方的過錯給甲方造成損失時,乙方應當在約定的賠償限額的范圍內,按人民幣計算賠償甲方的實際損失。6、免責事項3、乙方報警設備正常運轉正常,由于通信線路(包括移動通信線路)和電力公司等其他不屬于乙方責任的原因導致線路無法傳送信號所引起的一切損害。服務內容:持鑰匙服務1、乙方在本合同首頁記載的時間區域范圍內,對由報警設備監測到異常情況進行監控,在接收到入侵異常信號時,采取緊急對應措施并向公安機關報警。2、乙方在接收到異常信號后,將及時派出機動巡查員持鑰匙趕赴現場、確認合同對象建筑物內、外部異常狀況。在必要時,將向公安機關報警,要求緊急出動。同時,為防止事態擴大將采取必要措施。但是在有人運營(指合同規定的報警設備進入警備狀態后,合同對象建筑物內或其附屬設施內仍有人的狀態)時,為了確認所發生的異常狀況,將迅速打電話與該合同對象建筑物方面聯系。3、在設定報警設備的遲延時間內發生損害時,甲方不追究乙方責任。緊急對應服務1、乙方24小時監視并接收甲方發生異常事態時操作報警設備發生的緊急報警信號。在發生異常時,將采取對應措施并向公安機關報警。2、乙方在接收到緊急報警信號后,將及時打電話與合同對象建筑物方面聯系,確認異常情況。根據確認結果判明異常情況時,將立即向公安機關報警,要求緊急出動。同時,乙方為了確認現場,也將出動機動巡查員進入合同建筑物。在雙方《業務開始確認書》中載明:關于甲乙雙方簽訂的(防盜報警服務、緊急報警服務)合作的業務,從2014年9月23日開始提供服務,使用線路為一般公用線號碼為25529122,緊急聯絡人魏柏俠聯絡方式13840145392。

2015年2月27日,22點29分22秒被告工作人員向原告魏柏俠個人撥打電話,通話內容為:原告:喂,你好。被告:你好,你好打擾你,西科姆報警器的。原告:啊。被告:我們那個“華倉超市保利心語店”沒有收到設防信號。原告:啊,設完防回來的。被告:現在電話出賬期,還有可能是那個座機欠費了,我們也收不到信號。原告:啊。被告:這兩種可能。原告:那可能是吧。被告:座機號是25529122。原告:對對對。被告:然后你確認一下,要是交上費的話,我們這邊就有信號了。再一個就是看看是不是沒設防。原告:行,我問一下,剛才他設防了似的。那我知道了。被告:打擾您了,再見。

2015年2月28日,22點30分30秒被告工作人員向原告魏柏俠個人撥打電話,通話內容為:原告:你好。被告:你好,打擾了,西科姆的。原告:嗯,好。稍等一會設防。被告:哦,那好了。被告:您怎么稱呼,姓郝。

2015年2月28日晚至3月1日凌晨,原告經營的華倉超市保利心語店被犯罪嫌疑人破門盜竊。導致兩臺收款機、及部分物品被盜。同日,原告向沈陽市公安局鐵西分局報案,公安機關受理案號為沈公(鐵)受案字(2015)1078號。該案尚未偵破。

庭審中,原告向法庭提交2015年3月1日購買兩臺收款機的《專用收款收據》,內容為:收款機兩臺人民幣11,600元前后臺軟件人民幣1,200元,并加蓋有沈陽樂興科密電子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2015年6月10日,《專用收款收據》載明:維修卷簾門人民幣200元。

原審法院依據被告申請向中國聯合網絡通信有限公司沈陽分公司調取座機024-25529122在2015年2月27日至2015年3月1日期間的電話繳費情況。聯通公司的工作人員電話18602401181答復該座機在上述期間不存在欠繳話費情況,但聯通公司不能出具書面證明材料。現原、被告因合同履行發生糾紛,原告起訴來院。

上述事實,有當事人陳述、合同、業務開始確認書、錄音、專用收款收據、錄像等證據,原審法院予以確認,在卷佐證。

原審法院認為,魏柏俠與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簽訂的服務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對雙方均產生約束力。根據合同約定,魏柏俠在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交納了服務費用后即應當享有相關的合同權利。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魏柏俠在使用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安裝的聯網防盜報警系統過程中,其店鋪發生商品被盜事件,造成原告的財產損失。

關于被告應否承擔賠償責任的問題。被告抗辯因原告提供的固定電話存在欠費導致無法接收信號,從而導致被盜案件發生。原審法院認為,2與27日晚被告給原告撥打電話核實內容為是否設防,并對當時沒有收到設防信號告知有欠費可能性,2月28日晚再次撥打座機電話詢問是否設防。兩次通話并不能因此認定是由于原告座機欠費導致沒有接收信號。且根據原審法院調查,座機為024-25529122在2015年2月27日至2015年3月1日期間不存在欠費情況。故被告抗辯主張依據不足,原審法院不予支持。

庭審中,被告自認在2月28日10點半通過電話后,原告超市仍沒有信號,但并沒有采取措施。根據合同約定被告在提供服務時間內,通過顯示裝置,無間斷地監控合同對象建筑物有無異常。在未接收到信號的情況下,并未撥打緊急聯絡人電話核實情況或是到合同對象建筑物現場排查原因,被告沒有盡到合同約定的安全防范義務,故被告應當承擔原告被盜的經濟損失。原告主張被告賠償兩臺收銀機價值人民幣11,600元;收銀機前后臺軟件費兩套人民幣1,200元;維修卷簾門費用人民幣200元,有收款收據可以證實且已實際發生,原審法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張被告賠償被盜香煙3條(玉溪、云煙、人民大會堂各一條)價值人民幣440元,因錄像中無法辨認香煙品牌及價值,故原告主張依據不足,原審法院不予支持。關于原告主張誤工損失費人民幣1,000元,因沒有證據證明該損失實際發生,原審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一十二條、第一百一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被告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魏柏俠收款機損失人民幣12,800元;二、被告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魏柏俠維修卷簾門款人民幣200元;三、駁回原告魏柏俠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60元,由被告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負擔。

宣判后,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不服原審法院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1、依據雙方合同約定,被上訴人超市被盜屬于電話欠費停機所致,應自行承擔責任。2、被上訴人提供的財產損失因不符合法律規定不應得到支持。被上訴人提供的證據損失是被盜后新買的兩臺收款機及軟件的發票,而非是被盜財產發生時的實際價值,且被上訴人提供的收款收據為三聯據,不是正規發票,不具備合法性。綜上所述,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

被上訴人魏柏俠辯稱: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經審理查明的事實,除號碼為22521922座機在2015年2月28日至2015年3月1日期間的狀態外,其他與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的事實相一致。

本院依上訴人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的申請,到沈陽聯通公司營業廳查詢22521922電話號碼的狀態,該公司的電腦中顯示該電話在2015年2月27日12:03:39時存在欠費半停機的狀態,即只能呼入不能拔出,至2015年3月1日17:52:04時繳費開機。

上述事實,有調查取證的照片,經庭審質證,予以確認,在卷為憑。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上訴人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在被上訴人魏柏俠主張案涉超市存在被盜事實時是否存在約定的免責事實,上訴人應否賠償相關損失。上訴人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魏柏俠于2014年9月17日簽訂的《合同》合法有效,雙方均應依約履行。該《合同》約定上訴人為案涉超市安裝報警設備、監控設備,經案涉超市號碼為22521922的座機電話的傳送信號。該《合同》第6條免責事項中第3項載明:“乙方的報警設備運轉正常,由于通信線路(包括移運通信線路)和電力公司等其他不屬于乙方(即上訴人遼寧西科姆安全防范有限公司)責任的原因導致線路無法傳送信號所引起的一切損害。”,案涉超市是于2015年2月28日零晨被盜,經二審查明的事實是案涉的通訊電話是在2015年2月27日12:03:39時存在欠費半停機的狀態,即只能呼入不能拔出,至2015年3月1日17:52:04時繳費開機,即在案涉超市被盜時,超市的電話處于無法拔出傳送信號的狀態,并非是由于上訴人的原因所致,即雙方約定上訴人的免責事實存在。被上訴人明知或應知案涉超市電話存在欠費半停機、無法向上訴人傳送信號,上訴人存在合同約定免責事實的情況下,仍主張上訴人賠償損失,無法律依據,不應予以支持。

綜上,本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人民法院(2015)沈河民三初字第789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被上訴人魏伯俠的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16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160元,共計320元,由被上訴人魏柏俠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曹 巖

審 判 員  張維佳

代理審判員  李曉穎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日

書 記 員  張 沖


湖北快3走势图表
頂部咨詢微信二維碼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